〈Sound of Silence〉by Simon & Garfunkel 1964

Ten thousand people, maybe more
People talking without speaking
People hearing without listening

成千上萬的人,人們說而不言,聽而不聞。

賽門與葛芬柯(英語:Simon & Garfunkel)由保羅·賽門與亞特·葛芬柯組成,是六○年代最流行的樂團之一。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輔仁大學臨床心理學系的李錦虹副教授提到一首美國六年代名曲,歌詞含意深厚的描寫了人們相處時的空虛寂寞,她說:「我們說話,但不吐露真情;聽別人說話,但是漫不經心。這現象在現代社會十分常見,人們習慣對彼此拋出社交性的話語,卻沒有真實的聆聽與交流,但要如何超越?其實同理心正是人與人之間的心靈橋樑。

李錦虹認為,真實的聆聽與交流很不容易──而同理心就是人與人之間心靈的橋樑。
攝影/林俊孝

與人相處是道難題,校園卻很少有一堂課教導如何體諒彼此、暖心同理。我們在社會、職場、網路上與人密集互動,心靈卻如孤島般彼此隔絕。有時想和人聊天,但頻率總是對不上,甚至還累積了更多負面情緒,導致後續紛擾。其實,人與人之間只要多一點「同理心」,就能培養出健康、有意義,並提供穩定歸屬感的人際關係。

對醫學院的學生而言,如何培養良好的醫病關係,掌握人際互動的「眉角」,其重要性、複雜程度並不亞於醫療專業知識。李錦虹多年來透過劇場訓練技巧,嘗試各種創新的教學方式,在課堂傳授與醫病關係息息相關的核心能力-「同理心」。

從這些課程提煉而來的「同理訓練心法」,也能在你我日常生活中奏效,不僅有助於建立正面的人際關係,還能引領人們走入內在世界,更瞭解平常被壓抑、噤聲的「自己」。

醫學教育希望訓練學生不只是看到「病」,更要看到生病的「人」。
圖片來源/Unsplash

什麼是同理心?看見他人身處的世界

同理心源於生物性本能,但也是一種需要後天練習精進的能力,包含三個層面:

認知上,一個有同理心的人能夠換位思考,進入他人的脈絡,去理解「他為什麼這麼想」而非質疑或否定。一旦進入對方的立場,便能在情緒上產生共感,體會到對方臉上神情、含在眼眶裡的淚水、或突然沉默下來是什麼意義。而在行為上,一個富有同理心的人可以透過各種專注關懷的言語、態度,以及肢體表達讓對方感受到被了解、被尊重。

同理(empathy)不是同情(sympathy)。同理是設身處地,放下自我,暫且把我想做是你,看見你背後的世界,進而體會你的所思所感,瞭解你所作所為的意義;而不是我站在這邊,對另一處的你抱以同情、施捨的態度。

舉例來說,當身邊有朋友失去親人,如果只顧著要求對方別再難過,跟他說「你哭也沒用,要趕緊恢復正常的生活。」這算不上有效的陪伴與同理

李錦虹進一步補充:「如果你能進入他的世界,一層一層的聆聽他的敘說,便有機會了解他悲傷的內涵。他失去的是什麼?在意的是什麼?後悔的是什麼?來不及講的是什麼?這是非常複雜的個人世界,透過同理心才能慢慢把圖像拼湊出來,你也會因此理解到他的悲傷跟另一個人的悲傷不同。」其實這些瞭解本身,對悲傷者而言就具有療癒性,不見得需要什麼建議。

戲劇融入教學,改變「學習的器官」

培養和打開同理心,談何容易。醫學院學生通常課業繁忙,無暇顧及專業科目以外的其他課程。李錦虹認為,醫學人文教育若依循傳統知識授課模式,老師在上面講課,學生卻在下面做別的事情,顯然教學方法需要改變!

醫療是一門人與人接觸的學問,如果在學習過程中缺乏真實人際互動,未來在實際應用上容易產生落差。「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劇場既生動又能反映真實情境,利用劇場訓練演員的技巧,讓學生打開各種感官能力,學習到彼此對待更好的方法。

李錦虹同戲劇老師趙乙勵、林明德一同引導學生透過身體雕塑將自己的語言具象化,擴大對自我狀態以及夥伴相互同理支持的身體感與覺察。
圖片來源/李錦虹

活潑的課程設計,讓課堂風景頓時發生改變:學生們訪問癌症病友,之後回家完成模擬日記,課堂上再輪流以第一人稱敘說病友的故事,病友在現場聆聽並提供回饋;一名學生分享阿嬤臨終時的情景,聯想到阿嬤如何把他一手帶大,其他同學也開始反思自己與家人間的關係;原本在臺下覺得告知病情輕而易舉的醫學系學生,在面對專業演員飾演的罹癌患者家屬時,突然內心糾結,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在一項鬼抓人的體驗活動中,同學扮演的鬼群齜牙裂嘴的吼叫、逼近,被追逼的學生有的尖叫四處竄逃,有的僵硬萎縮在牆角,這些學生是未來的臨床心理師,在被群魔追逐的恐懼與驚惶下,他們開始對精神病人的遭遇感同身受。一位學生說:「雖然只是遊戲,但短暫幾分鐘就讓人難以忍受,更何況病人要長期受到這種痛苦,真是令人感到不捨。」

透過這些安排,同學們最珍貴的體會是──成為當事人(臺上)跟旁觀者(臺下),是如此不同的兩個世界,當真正站在病人立場,才發覺自己體會的確實還太少。

在一項「鬼抓人」的遊戲體驗中,臨床心理師王家齊帶領每一個學生,輪流被同學所扮演的鬼群吼叫、逼近。雖然只是遊戲,大部分學生都感受到病人幻覺中的恐懼與驚惶。
圖片來源/李錦虹

藉由這些課堂回饋,李錦虹整理出學生透過劇場技巧學習同理心來自四項途徑,包含:

  • 眼耳觀聽:觀看同學演出自己、他人的故事。
  • 身體行動:投入自己感官、肢體的互動演練。
  • 回饋循環:接受他人回饋並給出回饋。
  • 經驗梳理:課程經驗的敘說、書寫。

同理心的學習需要跨出大腦,透過跨感官的全身心投入,去聆聽、敘說、扮演具深刻意義的生命故事心理觸動後再沉澱情緒,然後化作文字與他人分享,也藉由對方的回饋,在忙碌的生活中得到暫且呼吸的空間,以及同理的能力。

李錦虹認為,劇場提供生動的場景與真實的人際互動,訓練演員的方法可以讓學生打開不同的感官,產生深刻的體驗。
圖片來源/李錦虹

我們多數時候活在自己的世界和煩惱中,對別人的世界漠不關心。然而,只要願意多花一點注意力,靜靜的聽細細的看,加上一點點聯想推論,我們便可以更加理解眼前的人。接下來更認真聆聽,不急著加入自己的判斷或建議這樣的態度就會創造令人無比安慰的暖心對話。

「同理他人,始於安頓自己。」李錦虹

你可能會想,現代人為了課業、工作費盡心思,已無餘裕好好對待他人,更遑論同理?其實,同理心的第一步正是「安頓自己」

李錦虹分享課堂經驗,平時課業繁忙的學生一進入地板教室,因為無法使用筆電、手機而必須空出雙手、空出一個腦袋。透過一些肢體暖身動作,以及放鬆呼吸的活動,學生便容易靜下心來。現代人手機不離身,等同終日處於忙碌的上線狀態,造成心智資源耗竭,更需要特地安排時間與空間,整頓自我身心。

由於訓練同理心需要將注意力投注在他人身上,因此自己的內心狀態十分重要。在發揮同理心前需要先安頓自己,有安定平和的心情,才能騰出空間收納他人的故事。

給所有人的同理心訓練法

說了這麼多,到底如何從日常打開自己的同理心?

  • 第一步放鬆身心:

聽音樂、深呼吸、正念冥想(mindfulness)是幫助我們靜下心來,安頓自我的基本三大招式。當然,每個人都能探索和建構屬於自己獨特的靜心儀式,例如運動或沿著某條路線散步等。

  • 第二步進入別人的故事:

看電影、讀小說時,可以試著跳脫自我,切換到劇情中不同角色的觀點,重新思考「他為什麼要那樣想,那樣做?」,尤其是針對那些令你感到「不可理喻」的角色。接著可以慢慢將這種練習應用於日常生活中,累積對周圍人們的了解。

  • 第三步察覺差異,超越原有觀點:

即便只是看新聞,也可以試著進入當事人的脈絡和立場,想像他人背後的世界。透過閱讀電影賞析或參加讀書會,也能獲得類似的效果。這類的人際互動能讓我們覺察到自己視野的侷限,繼而能超越原有觀點,對他人心理的了解更為周全。

先透過聽音樂、深呼吸、正念冥想,或創造屬於自己的靜心儀式,放鬆身心,安頓自我。接著閱讀、觀看或聆聽別人的故事,把自己切換成故事中的角色,去看見他人背後的世界。最後,反思自己得到的體會,跟其他人分享、對話後,覺察原有觀點的侷限,從日常培養同理心法。
圖片企劃/林義宏  美術設計/黃嬿羽

李錦虹強調,同理訓練心法的核心奧義是「在自己和他人之間游移」。首先靜下心、淨空自己,接著嘗試進入別人的故事;切換角度,從不同人的立場感知事情,最後覺察並尊重彼此的差異,才是培養同理能力的不二法門。

追求相互同理的關係

當然,同理心不只是「個人」的事。如果只有單方面的同理,終究會在關係中磨損耗盡,「互相」的體諒與同理,才能構成良性循環,是打造良好關係的關鍵。但有時關係中的雙方真的都累壞了,無法好好聆聽、同理,這時別急著歸咎或指責對方,而是給彼此一點休息空間,等待狀況和緩。

實踐劇場教學的過程中,李錦虹觀察到強調思維的教育讓學生對於情意的課程感到陌生,並且怯於表達與展現自我。但在劇場教學中,每位學生的表達(與不表達)都會被教師溫暖的接納,教師本身就示範了同理的態度,透過專業技巧營造一個舒服安全的學習環境。在這種氛圍下,學生對自我的覺察更豐富,也勇於跟同學有深刻的交流。李錦虹笑著說:「同理真的是很美妙的過程,它會讓你覺得有人這麼深的了解你,跟你在一起、你一點都不孤單」

李錦虹笑著說:「同理真的是很美妙的過程,它會讓你覺得有人這麼深的了解你,跟你在一起、你一點都不孤單」。
攝影/林俊孝

採訪撰稿/林義宏
編輯/林俊孝
攝影/林俊孝

研究來源
李錦虹(2013-2014)。醫學人文課程中的同理心經驗:現象學探索、量表發展及因素關聯性探究。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
李錦虹(2016-2018)。醫學教育中的同理心教學專業與師資培育計畫。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
李錦虹(2018-2019)。應用劇場方法於同理心教學的課程模組設計、工具發展及師資培育。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
李錦虹、邱浩彰(2018)。論壇劇場:一個深化醫學倫理教學的新嘗試。教育心理學報,50,131-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