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里昂公園。
圖片來源/Pixabay

說到旅遊,說到每逢連續假日就塞得滿滿的機場,你的腦海浮現哪些想去的地方?是想到大自然的壯闊美景,還是那些令人心馳神往的大城市?紐約的流行、米蘭的時尚、巴黎的浪漫、倫敦的仕紳風格⋯⋯這些迷人的城市魅力到底是怎麼組成的呢?難道只用「異國風情」四個字就能概括嗎?

不不不,「魅力」這件事深究起來可是有很多「眉角」的,就像我們知道布萊德彼特的帥跟金城武的帥絕對是兩門不同的學問一樣,一個城市的魅力也是。

政治大學企管系教授林月雲是研究、分析城市魅力的專家。原本專長為智慧資本的她,因為一次接到經濟部科專計畫,才開始接觸、挖掘魅力城市的秘密。

長期研究智慧資本、魅力城市的林月雲,從國外的案例試圖找尋台灣可參考的模式。
攝影/陳怡君

「那個計畫希望能將智慧資本的理論實際應用在城市,所以找了宜蘭作為改造的目標。」林月雲說,「但從理論到實踐,缺少了可以應用、複製的模型,因此我開始尋找世界各地的創意城市作為典範,試圖歸納這些城市吸引目光跟遊客的原因,有哪些共通點。」

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UNESCO)從 2004 年創立了「創意城市網絡」(UNESCO Creative Cities Network,UCCN)後,每年都會從世界各國「七大創意領域」選出具代表性的創意城市;七大創意領域為:

  1. 手工藝與民間藝術
  2. 媒體藝術
  3. 電影
  4. 設計
  5. 美食
  6. 文學
  7. 音樂

「你可以發現,這七個領域首先都是無形的資產,第二,它們都能在『情感』上打動人。」林月雲指出。

目前,UNESCO 創意城市網絡已有 180 個城市構成,林月雲從中選了 21 個城市,深入考察、實際研究;其中,有三個城市令她印象深刻,分別是「美食之都:瑞典厄斯特松德(Östersund)」、「媒體藝術之都:法國里昂(Lyon)」跟「工藝之都:日本金澤(Kanazawa)」。

以熱情為燃料,燉煮一鍋美食之都

過去瑞典厄斯特松德只是個沒沒無聞的小鎮,但他無中生有的傳奇故事,堪比布魯塞爾的英雄故事「尿尿小童」——靠一個英雄拯救、翻轉這個小鎮的命運。

只不過,這次的「英雄」是一個手藝很好、愛做菜的媽媽。

有三個小孩的瑞典媽媽 Fia Gulliksson,在周遊列國跑去學廚藝、開餐廳、學管理之後,回到老家當起餐廳老闆。Fia 的老家位在瑞典中部的小鎮厄斯特松德,小鎮人口不斷流失,也稱不上是觀光勝地,頂多在冬天滑雪季,居民做做滑雪客的觀光生意。

但 Fia 卻深深覺得,她正坐在好食材的寶山上,若沒有好好運用其實相當可惜。厄斯特松德因為氣候寒冷,蔬菜水果不太長蟲,非常適合有機種植,加上土壤、水質好,天冷又使蔬果生長期拉長,品質甜美,厄斯特松德可說是難能可貴的有機天堂。

Fia 想到小時候,祖母將星期一到星期六的剩菜保留起來,第七天再從剩菜變出讓她驚艷的創意料理,因此決定把這個有機天堂變成美食天堂,推廣給全世界的人知道。

Fia Gulliksson 的 TED 短講。
(Credit:TEDxÖstersund 「Be a passionate potato and change the world」,Fia Gulliksson)

2007 年,Fia 發現 UNESCO 竟有美食之都的鑑定與認證,就興沖沖的寫了提案給市政府,建議小城去申請。起初政府單位嫌麻煩沒人理她,Fia 沒放棄,三不五時就跑去市政廳打聽進度,甚至親自堵人,最後終於等到市長現身。

Fia 花了一年說服當地政府願意提出申請,但是官員也坦白告訴 Fia 他們沒錢沒人力,如果 Fia 願意花時間在市政府兼職、與一位官員共同寫計畫申請書,那就去做吧。

於是 Fia 開啟了一連串溝通、媒合、說服的工作。她先統計了厄斯特松德所在區域的有機農業及食品產業現況,再訪查這些農家、廚師、餐廳業者,並把他們的故事寫成報導出版,擺在滑雪觀光地,向外地旅客推廣厄斯特松德的美食。

Fia 也鼓勵自己的餐廳同業們開始大量使用有機食材,在過程中,發現食材運送物流費用過高的問題,她又跑去向物流商溝通,請他們送農用材料到農家時,順便免運費地把食材運送回來,而她則會介紹更多的客戶給物流商作為交換。

這個「有機農—物流—餐廳—客人」的循環生態系慢慢被建立起來,越來越多人加入 Fia 的行列,Fia 進一步地將這個美食生態圈往厄斯特松德的音樂祭、港口夏日盛宴等聚集外地人潮的地方推廣,讓「厄斯特松德=有機美食聖地」逐漸打響名號,終於在 2010 年 8 月申請到聯合國美食之都的認證。

放大情感共鳴,成為城市迴響

遠在 2300 公里外的法國里昂,則是和厄斯特松德相反的故事。

作為法國第二大都會區,里昂的存在長期以來都被首都巴黎搶去風采,就像新竹之於台北的關係,以工業發展為主的里昂,似乎缺少巴黎擁有的文化魅力。里昂的政府官員和居民為此都有種不甘心,畢竟里昂在中古世紀可是國家的中心點!他們決定要讓里昂長出自己的特色,可以為世人所注目,而不再作為巴黎的附庸。

里昂的政府官員開始盤點這個城市有哪些既有的特色。在中世紀黑死病肆虐時,據說聖母瑪利亞顯靈,保護居民不受疾病所害,因此每年 12 月 8 日是里昂的「燭光日」,里昂人家家戶戶都會在家裡的陽台或窗口點亮蠟燭,向聖母表達感激。

1999 年開始,政府擴大這個民眾都很有共鳴的節日,加上里昂自電影工業發展初期就奠定的媒體聲光技術(別忘了發明電影放映機的盧米埃兄弟就是道地的里昂人),成為絢爛的「光節」。

2014 年里昂光節影片。(Credit:Pioucube

林月雲特別指出,這個「光節」不只是普通的官辦節慶,「它有很明確的策略目標,第一是要讓人民有感,所以選了每個人家都很熟悉的傳統燭光節;第二,是他們一開始就瞄準打造國際品牌的方向,你去看它的活動網頁,做得相當活潑有趣,而且是英文的,清楚告訴你來訪里昂一年四季各有什麼可以玩,相當吸引人!」

另一方面,林月雲說,光節的使命還包括帶動當地相關產業鍊,像照明、動畫、故事行銷、服務業等產業,都因為光節的需求而被串連在一起,「里昂政府甚至後來還將地名 Lyon 的字母重組,變成『Only Lyon』,展現他們的野心。」

建立台灣米其林,從合作與認同開始

林月雲從這些案例中歸納出了打造魅力城市的流程模型,它有個聽起來也很有魅力的名稱:「蜂蜜珍珠模型」(LERP-PEARL model,LERP 是一種澳洲特有的蜂蜜,PEARL 就是珍珠)。

「LERP-PEARL」其實是指打造魅力城市兩個階段須具備的條件簡寫。第一階段剛開始打造城市的初期,需要「LERP」,這四個字母分別代表:

  • L:Leader,即領導者,像厄斯特松德的 Fia 那樣,從無到有帶著大家向前進的人,需要臉皮夠厚、不怕死、夠執著、有理想,而且擅長與他人溝通說服。
  • E:Execution,執行力,如果 Fia 只是坐在辦公室裡寫計畫書,厄斯特松德並不會因此變得不同。
  • R:Resource,資源,當 Fia 發現她想打造有機美食天堂,但有機食材的運送成本卻太高時,她需要找到可以解決物流問題的資源。
  • P:Partner,夥伴,因此 Fia 找到了幫農家運送材料的中間商,請他們作為合作夥伴,共同打造互利共生的經營生態。

等到這個城市的亮點被打造成功,就到了第二階段—如何維持下去,這時需要「PEARL」,這五個字母分別代表:

  • P:Partners,更多夥伴加入、把規模搞得更大、更穩。比方里昂的光節一開始只有照明產業加入,但開始有點氣候後,動畫產業也投入成為新夥伴。
  • E:Execution,持續且穩定地執行下去,才不會讓前面打造的計畫曇花一現。
  • A:Activation,活化,也就是刺激大家產生投入動機,例如里昂的光節能獲得民眾支持,是因為家戶本來就有這項習俗,加上光節所帶來的國際能見度讓大家感到榮耀,因此願意熱情參與。
  • R:Resource,當規模擴大,就需要更多的資源投入。
  • L:Leaders,領導者可能從原本的一人發起,發展到後期則能匯聚數個領導者,持續在不同團隊中努力。比方里昂光節集合了動畫、服務行銷等產業投入,這些產業也有各自的領導者在該領域深耕。他們可以在光節中匯聚,在光節之外的時間也能自主存續。

「蜂蜜珍珠模型」(LERP-PEARL model
企劃:陳怡君/美術設計:賈薇
資料來源:《The Impact of Societal and Social Innovation: A Case-Based Approach》,Carol Yeh-Yun Lin Jeffrey Chen

林月雲認為,有了這五個要素,打造出來的城市魅力才能永續而自主地運作下去。

然而,要能把這些要素聚集在一起,當中有個很重要的「膠水」不能忘記,那就是「能引起情感共鳴的故事」,林月雲說,只有當人們的情感被打動、可以進而認同推動者的理念時,才會願意成為共襄盛舉的夥伴。

從這個角度看回台灣,我們似乎也不乏各種慶典,各縣市每年都有大大小小的農產品、觀光季,也有許多人投入地方創生,何況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為何打造魅力城市的範圍,似乎很難突破本土、進入國際的眼簾?

林月雲指出幾個「盲點」:

  1. 台灣缺乏文化認同感。也許是短時間被多個國家殖民過所致,台灣人哈日哈韓哈美,但對自己的文化沒有深度認同,彼此間也難有共識。
  2. 政府太重視科技、經濟等實質資產的發展,缺乏對一個城市在歷史、人文、故事層面的挖掘,而找不出吸引人的獨特性。
  3. 活動多為季節性,缺乏延續性,且只針對在地人舉辦,無法國際化。
  4. 政府找出所謂的亮點跟目標,卻只有空泛的口號跟看似遠大的願景,無法讓人們產生共鳴,也沒有故事能夠打動自己人,導致台上登高一呼、台下的人沒 fu(沒感覺)。
  5. 缺少策略性地利用資源跟完整配套

日本金澤傳統工藝。
圖片來源/wikimedia

針對第五點,林月雲以另一個 UNESCO 創意城市「日本金澤」舉例。金澤政府想以日本傳統工藝作為城市的亮點,可不是只是每年辦個「傳統工藝品大展」而已。

林月雲說,金澤政府除了輔導工匠外,從小學開始就有工藝課程,讓金澤人民從小培養對傳統工藝品的認知;另外他們也準備了工作室,讓畢業之後想成為工匠的學生有地方工作,並鼓勵他們往海外佈展、行銷金澤工藝⋯⋯「這些就是配套!金澤家家戶戶現在都以家裡有金澤傳統工藝品收藏為傲,認為那是一種身份、品味的精神象徵。」

反觀台灣,雖然我們從小被教育要團結,但實際上,在「聯考生態」的薰陶下,更多時候想的是「怎麼樣贏過對方」,例如產業界比起合作,更專注於思考如何取代競爭對手。林月雲說,這個氛圍底下,讓我們有很多個人明星,但卻很難產生一個「大聯盟」,好東西也不容易傳承下去。

這些問題有解嗎?「就從慢慢找回我們的文化認同開始吧!」林月雲說,也許哪天,我們可以期待不用再依賴從法國引進的米其林指南,而能有自己自豪、具指標性的「台灣米其林」。

採訪撰文/陳皓嬿
編輯/陳怡君
攝影/陳怡君

研究來源
林月雲(2018),UNESCO 創意城市之智慧資本,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
林月雲、張朝清、劉鳳娟、林智偉:《魅力城市:七大世界創意之都的智慧與人文力量》(台北:時報出版,2014年)